配色方案
字体大小 A A A
投稿中心

十堰市人民检察院

同是“拿”别人手机,为何她没被逮捕?

时间:2019-07-30 来源:郧西县人民检察院

   本网讯(通讯员 周海英 汪萍)近期,郧西县检察院对两起公安机关移送审查逮捕的“丢手机”案件作出不同的处理结果,一起案件批准逮捕,一起案件不批准逮捕。

  今年5月20日,康丽丽(化名)来到县城城隍庙街某鞋店门口时,见店门口停了 一辆电动车,电动车车把储物盒内有一部手机,环顾四周,见无人注意便将该手机拿走据为己有。经查,该手机系电动车车主所有,其因进店购鞋遂将电动车临时停放在鞋店门口。经郧西县价格认证中心认定,被盗手机价值人民币1077元。

  同年6月18日,摩的司机柯立明(化名)在县中医院门诊部门前等客,见张大力(化名)在街边买东西顺手将手机放在裤子口袋,遂趁其不备将其裤子口袋里的手机“拿”走。后将手机藏匿在中医院花坛里。经郧西县价格认证中心认定,被盗手机价值人民币850元。

  公安机关先后将康丽丽、柯立明以涉嫌盗窃罪移送郧西县检察院审查逮捕。经审查,郧西县检察院认定康丽丽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,但罪行较轻,无逮捕必要,不予批准逮捕;认定柯立明的行为符合盗窃罪构成要件,有逮捕必要,决定批准逮捕。 

  为什么看似相同的行为,结果却大相径庭呢? 

  据承办案件检察官介绍,犯罪嫌疑人康丽丽“拿”走停放在街边电动车里的手机,虽构成盗窃罪,但其系偶犯、初犯,主观恶意较小,被盗手机价值刚超过盗窃罪立案起点,案发后能够认罪,积极退赃,赔偿受害人、取得受害人谅解,社会危险性较小,无逮捕必要。

  而柯立明盗窃手机的价值比康丽丽盗窃的手机价值还低一些,为什么却被批准逮捕了呢?是因为他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刑罚,此次在公共场所“拿”走他人手机,系扒窃行为,扒窃与一般盗窃行为相比,其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更大,公民在公共场合对财物占有的安全感降低。行为人在人员众多的场合盗窃,体现了其行为更大的主观恶性,且犯罪嫌疑人认罪态度较差,具有社会危险性,有逮捕必要,遂决定批准逮捕。

  检察官说法:

  《刑法修正案(八)》将“扒窃”作为盗窃罪的一个独立罪状直接纳入刑法的处罚范围。扒窃行为的四个特征:一是公共性,即扒窃行为须发生在公共交通工具或者车站、码头等公共场所;二是技术性,扒窃是从被害人相对封闭的空间内进行盗窃,如衣服口袋、挎包等,或是在被害人视线内、近距离内盗窃,行为人要取得财物必须具备一定的技能,而拥有这些窃取技能的往往是惯偷;三是秘密性,即采取非暴力的和平手段转移他人占有的财物;四是财物的随身性,贴身性,即财物是在被害人的视线,肢体、感觉的紧密控制、现实控制、直接控制之中。当然,“扒窃”脱离了普通盗窃以数额较大的入罪标准,但是对扒窃追究刑事责任,既要在主客观相统一的基础上,考虑到整体的犯罪构成,还要考虑行为的社会危害性,做到罪责刑相适应。

作者:周海英 汪萍

上一篇新闻:六旬老汉种植罂粟做偏方,后果竟然如此严重!
下一篇新闻:睡醒不等于酒醒!十堰一男子因“隔夜酒”被查出酒驾